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依轩听雪

聆听·雪落* * * * * *

 
 
 

日志

 
 

再见,再见  

2016-10-30 22:04:46|  分类: 雪之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雪儿
素材/雪儿
再见,再见 - 雪儿 - 依轩听雪
       “再见”很随意的一句寒暄。
      我们会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几位老人偶然相见,手拉手说了很多话之后的道别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或是再不知道见上见不上了,要重复还多遍,以至于在旁边侯着的人,催几遍,才会恋恋不舍的离开。以前不是很理解老人的做法,现在想起这样的画面心里莫名酸楚。到不了他们的年纪,永远不知道那声再见的分量,直至我身边有亲人离去。和父亲的告别是在99年端午后的一个清晨。我还在床上酣睡,父亲有事要去给二叔帮忙。睡眼朦胧,我看到父亲母亲在我床前,父亲一脸慈祥的笑,母亲正示意父亲不要打扰了我的睡梦。我就这样的状态和父亲道了声:“爸爸,再见。“这一声再见后一个月,我见到的是躺在病床上的不能言语没有思维的父亲,而后就这样永不再见。再就是奶奶的离世。奶奶是很疼爱我的,每次回去必去看望她。最后一次看她的时候,她已八十四岁。那是中秋节的前夕。虽说那时奶奶已经需要卧床,但精神思维还是很不错的,临出门的时候我对奶奶说:”奶奶,再见。“奶奶还笑着和我挥手。国庆过后奶奶就离世了……
      的确,有时候一声再见或许就是永不再见。一个老友或是同窗,各自有自己的工作生活,即便少年时有再厚的感情,都有说完再见后,再不谋面甚至永无消息的结局。想想曾经儿时的玩伴和同窗,有多少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或面容?都多少大学同学或是曾经工作过的同事,转身挥手后再没有彼此的消息?而后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失效?在我的记忆力有一个地名叫“两河口”,那是我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在那里我度过了我的童年。记忆里有一群人,那是和父亲一起工作的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孩子们。现在我记得那个来自四川的朱大爷,家里有好多好多的书,其他人就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影子或片段。记得最清的是,我和妈妈要回老家定居的时候,那个送别的场景。我有了很多的礼物,再就是此起彼伏的再见声。那次一别,我再没有见到过那些可爱的人,虽然有时候会入梦,时间久了,梦里最清晰的就是那个家属院,还有一些依稀的记忆。
      所以,我不轻易说:再见。这是一个伤感的字眼,包含太多的失去。
      今天的QQ空间有这样一张图片:再见,十月。看似是对一个时间段的告别或是一个季节的告别。季节也罢,月份也罢,我们习惯了季节和月份的轮回变迁,很快的,这些明年还会再来。只是,已不是今年的某月某季,即便明年再来,也不会再是同样的了。我的字可能会有一些感伤,或者说觉得我是一个爱伤感的人。
      细细想想,我的这些感受有几个成年人没有呢?偶感而发,珍惜当下。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