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依轩听雪

聆听·雪落* * * * * *

 
 
 

日志

 
 

写 信  

2014-04-02 22:13:46|  分类: 雪之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雪儿
素材/网络
写  信 - 雪儿 - 依轩听雪
 
       这个词可以说离我已经很久远了。
      记忆中的写信是在刚考入师范的时候。闲暇之余,独自坐在教室安静的角落里,铺开信纸,给远方的父母朋友同学老师写信。给父母的内容几乎千篇一律,无非生活不错,学习还行,身体很好,然后问问家里奶奶的身体情况,爸爸妈妈忙不忙,弟弟妹妹成绩怎么样等等的家长里短;给自己的师长写信,更像是思想学习汇报,什么学习怎么怎么样,在班里任了什么什么职位,受到了那些表彰;最喜欢写的是给同学朋友。内同也就丰富多了,语言也更风趣自由。总是挑了最喜欢的信封,吧说也说不完的话寄出去,然后每天跑收发室等着回信。想在想起以前盼信读信的情景,心里还是暖暖的。工作以后,写信似乎少了很多。生活变得单一,联系也慢慢少了很多。再后来,通讯方式越来越多,留了电话,加了Q友,也很少联系。只是有时候从积压的文稿书籍中偶尔遇到很久以前朋友的来信,还是忍不住读一读,心中升腾的那种感情,令人动容。
      今天想起“写信”,是源于好友静。她是我的同事,有一个年龄尚小却已在清华就读的儿子。上午,她让我回家的时候替她到邮局寄信给她的儿子。当时我比较惊讶,想在什么时代了,还写信?问及原因,一则因为孩子忙打电话浪费孩子时间,写封信给他,什么时候看都可以;二则她笑称是“感情投资”。回家的时候,只一个电话,静从办公楼里跑下,轻盈、快乐,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手里扬着一只洁白的信封。接到手里,心里有种湿湿的温暖。洁白的有着淡雅荷花点缀的信封上字迹隽秀。可想那厚厚的信封内该藏着一位母亲多么浓的爱!在通讯如此发达的时代,能一笔一画给儿子写信,又是怎样别致的一位母亲!
      而后,我在一直想着写信这件事。现在电话QQ邮箱看似快捷方便,但那些方方正正的书写体怎么能代替了有个性特质的手写体呢?即便字再不美观也是自己的本真。再者这些方式保留时间有限,或不小心就会删除,而信即便是经年以后,纸质变黄变脆,读来如见其人,犹如陈年的酒更醇厚更甘冽。
      或许,写信是一种更好的表达,是一种能保留亘久的记忆,是一种泛黄却常新的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