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依轩听雪

聆听·雪落* * * * * *

 
 
 

日志

 
 

国庆长假....  

2010-10-15 18:29:52|  分类: 雪之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雪儿

素材/网络

国庆长假.... - 雪儿 - 聆听

十月一日

   早5点。

   匆匆行走晨色未亮的早晨,我和爱人去看望在外就读的年少的女儿。说到女儿,是我们的骄傲。不到六周已经入学,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成绩优异,现在未满十六周已经是高三的学生,就读于一所重点高中,寄宿在离家几百里之外的异地,早早的过上了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今年国庆放假只有1——4号,女儿决定留在学校,我和爱人只好赶车过去看望女儿。

   今年7月26号女儿就开学了。两个多月没有见到她,不知道她瘦了没有?不知道长高没有?也不知见到我们两个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五点半,天渐渐明朗起来。朝霞染红了天空。我眯起眼睛,靠在车座上,享受着短暂的朝霞四射的明丽。心里恨不得车再快些,再快些,我好早点见到我的宝贝。

   上午将近九点,我的手机响了。是妈妈的电话。虽然是问了一点家长里短的的事情,可我明显感觉到妈妈的语气不对,似乎有浓浓的伤感在里面。在我的再三追问之下,妈妈才告诉我:奶奶去世了。我的心一下子掉到了冰窟窿里。虽然奶奶已经是84岁高龄,已经卧病在床两年了,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中秋前夕还认识我的奶奶就这样撒手人寰了。

   也许我是长孙的缘故,奶奶和我有着深厚的感情。即便是卧床后期已经不是很能分得清她身边的亲人,可是嘴里常念叨的还是我和表姐——她的长外甥。由不得,我的眼泪一次次淌下来。爱人拥着我的肩,在爱人的怀里我泪如泉涌。

  午12点。我见到了我的女儿。果然瘦了很多,看上去却很是精神伶俐。可能是和同学在一起的缘故,女儿似乎矜持了,没有像小时候一样抱着我的胳膊,糖一样念在我的身上,只是笑。我的心情暂时好了很多。

十月五日

  上午九点。

  昨晚女儿已经返校了。匆匆我和爱人坐上了回老家的车。

  不知为什么,越离老家近,我的心越沉重。

  中午12点,回到了妈妈家。今年刚刚在武汉工作的弟弟也回来了。妹妹一家也在,几个小孩子嬉笑打闹,家里的气氛似乎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妈妈的身体看上去还可以。

  吃过午饭,我和妹妹一起来到停放奶奶灵柩的三爹家(我爸爸的三弟)。看到奶奶灵柩的一刹那我的泪水喷涌而出,我可哭倒在奶奶棺前。刹那间,屋里一片唏嘘。

  二爹也匆匆上海匆匆赶回。还有很久不见的大姑,大姑父,二姑夫,三爹三妈,还有我未成家的四爹。老了,的确老了。他们大多已经华发满头,腰身佝偻。我的泪一下子又来了。我想起了自己英年早逝是的父亲,还有二姑。今天的场合,有很多伤感一下子涌上心头,泪雨滂沱,泣不成声。

  不能开口。我只是默默看着我身边一个个苍老的长辈,泪水迷蒙眼睛。

  下午三点左右,我的小弟妹们陆续过来了(二爹家的两个大妹妹没有回来,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上海坐月子)。他们朝气蓬勃的样子,让我的低落情绪有所回升。我们一大家姊妹九个,成家的已经四个,日子过得都还丰裕,除三爹家里最小的妹妹在大学就读,最小的弟弟还在高中就读外,其余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大学毕业已经就业。尤其二爹家的二女儿优秀,读完博士后后,一家人在美国定居已经五年。表姊妹六个,已经有成家四人,大姑家的三个表姊妹虽然没有读什么书,可也车出车进,一幅大款模样,只是二姑家的三个小的,成家的老大日子过的一般,两个小的至今在外打工,没有个稳定的工作环境。想到我的二姑心里不免有些酸楚,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很久不见,谈论最多的不是奶奶。毕竟奶奶已经84岁高龄,这个时候去世也算一桩喜丧吧。只有没有了我爸爸和二姑,人们的心里有了很多惦念和遗憾。只是我们家姊妹三人中,我和妹妹日子过得还好,弟弟今年重大毕业也顺利就业,没有什么里长辈的怜爱的不足了,只是二姑家的三个孩子还有一直独生一人的二姑夫看上去有点艰辛,再就是还没有成家的四爹。让人心疼流泪也许多因为此吧。

十月八日

   今天是奶奶开吊的第一天。二爹写了《祭母文》。读着令人心酸心痛。我了解奶奶的一生,虽不是很细致。

   奶奶十九岁嫁给爷爷。那时的爷爷一贫如洗。他们的生活来源靠给人家打短工。后来土改时期分了一间半房子,靠种地养活着我爸爸他们姊妹六人。爷爷奶奶是很正直的人是老党员。由于劳累过度,爷爷在六十岁那年去世了。当时成家的只有我爸爸我大姑还有二爹。是奶奶一个人靠种地拉扯大二姑,三爹,四爹。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为人和善,质朴,有很强的韧性。一直是村里的党代表。

十月九日

  今天,有很多人来祭奠奶奶。一整天,我只有流泪,磕头,磕头,流泪。一半是因为奶奶,一半是因为我早死的亲人还有我的日子过得不如意的亲人.....

十月十日

   今天,奶奶要下葬了。

   早六点,开始移灵,路祭。很排场,送葬的车有二、三十辆,车来至自家的和长辈,弟妹的朋友。一路浩浩荡荡,送奶奶入土为安。

   北方的秋意已经很浓了。在回老家的路上,两旁的白杨树已经开始飘落黄叶,那种层层叠叠或浓或淡的黄色到处洋溢着阳光的味道。只是,越离祖坟近,我的心越沉。这今年在外工作,已经很久没有来看望我亲爱的爸爸了。有好多次梦到过这个地方。我的爸爸总是穿着整洁的衣服,手捧一杯茶水,笑眯眯的看着我。可是我的内心的愧疚却很深。“爸爸,我来看你来了......”我的心里默默地呼唤,不争气的泪水一次次打湿我的衣襟。身为长女,对父亲,对母亲我有太多的愧疚,只因为远在他乡,只因为工作的繁忙。所以,有了我的托词,有了我的不孝.....

   下车。看到了父亲的坟头。我抑制不住自己的伤悲,跪倒在坟前,妹妹也已失声。弟弟流着泪和二爹三爹忙乱。如果真的泉下有知,奶奶爷爷和爸爸的团聚也是一件喜事吧。爸爸是个孝顺的人,在二老更前尽孝是他的一种快乐。如果泉下有知,爸爸看到他的女儿女婿和顺美满,事业有成。他的儿子也已长大成人顶天立地,也是一件幸事吧?

十月十一日

  今天,我们一家人在二爹率领之下回到久别的老家。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只是旧貌换新颜。老屋还在,岁月沧桑了老屋的容颜。斑驳的墙体,丛生的杂草给老屋妆点出一种古老的美。站在院中拍照留念,挽住我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那口老井还在。只是水少了好多。打上一桶清冽的家乡水,喝着是那样的甘甜。认识的人少了好多。以往的大人都已老态龙钟,以往的同龄人都年过而立,已近不惑。有了好多不相识的“儿童少年”,有了“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沧桑,有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恓惶。

十一月十二日

  归来。一开手机,短信通知的未接电话有好多,匆忙投入我的工作。闲暇,有很多思虑慢慢使我一步步成熟起来,心却一点点柔弱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