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依轩听雪

聆听·雪落* * * * * *

 
 
 

日志

 
 

我的“腊八粥”情结  

2010-01-21 22:48:12|  分类: 雪之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雪儿

素材/网络

腊八粥 - 雪儿 - 依轩听雪 

   明日就是“腊八节”。晚上回家路过超市,买了几听八宝粥权当明天的“腊八粥”了。一个晚上总想起小时候,想起奶奶做的那腊八粥.....

 奶奶关于“腊八粥“的故事

    以前从没有把“腊八”当作个什么样的节日,只是在奶奶的口中觉得“腊八”很神圣。那时每逢腊八,奶奶总是不厌其烦的讲有关“腊八粥”的故事,讲“杀鞑子”的故事。我已记不清她老人家说的是哪朝哪代的事情了,故事梗概大约是这样的。那是一种被称作“鞑子”的人侵略了我们现在居住的这个地方,无恶不作。而且有的居住在当地居民的家中为所欲为。当地民众不堪欺辱,为了驱赶侵略者,在七月十五送面人的时候在做好的面人里放了纸条,约定在腊月初七夜里举行暴动,每家把居住在自家的“鞑子”杀掉。腊月初七夜里一切悄然发生了。那天出奇的冷,杀死的敌人的血冻结了,尸体也没法处理。有人灵机一动,就把水浇在敌人的尸体上,冻成冰人立在每家积的粪堆旁,连夜用各种豆类加入小米熬治成红色的粥,把多余的红色汤水淋在冻成冰人的敌人身上,全村人每家都这样做,以假乱真。第二天早上,每家的粪堆上都有了一个“冰人”,淋一身的红色,敌人没法辨清谁杀死了他们的部下,只好不了了之。

   也许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故事或是传说。可奶奶的神情是那样的庄重。仿佛那是一段就在昨日的历史。“腊八粥”的意义就不同凡响了。

奶奶的“腊八粥”

    只记得每年腊月初七,年轻力壮的三爹都会到好远的山里去打冰,作成一个人型的样子,奶奶在初八早晨的三四点就起来烧起火,熬一大锅腊八粥。奶奶做的腊八粥是用当年收获的豆类放在锅里文火慢熬加上小米做成的。色泽深红,加上白糖,绵软香甜。老一辈人很讲究的,家里人必须在太阳未升起前吃的。当时不在家里的人,奶奶就会留下一大碗,等回来的时候放在锅里蒸热了吃。以前不理解奶奶的做法,只觉得腊八粥也没有稀罕的,留着没多大的意思。以至于长大后在外读书过年回去,奶奶端出的热热的腊八粥笑眯眯地看着我吃,还不停地问我:甜不甜?好不好吃?我总是不屑一顾,象征性的挑几下就自顾吃别的东西了。

    工作之后,每年过年回家,奶奶换成了妈妈,同样的做法。同样问:甜不甜?好不好吃?

    成家之后,每年过年回家,妈妈换成了婆婆,同样的做法。同样问:甜不甜?好不好吃?

    没有不同的感觉,没有太多的意义。

    慢慢地,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每年腊八由于读书或别的原因都会有不在身边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自己变得重视这个节日,没有其他纪念的意义,只是觉得腊八一过,年就要来了,一家团聚的时候到了。

    忽然理解了老人以前的做法,同时也理解了老人的心。

    眼里潮潮的。

    也许明年我会学着做腊八粥。也像我的老一辈人那样留着。等孩子回来,热热的端上桌,笑眯眯地看着,看着。

     问:甜不甜?好不好吃?

     明天就是腊八节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