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依轩听雪

聆听·雪落* * * * * *

 
 
 
 
 
 

 听雪轩

 发消息  写留言

 
写自己的字,说自己的事,表达自己的情愫感受,给自己读。
 
近期心愿简单快乐的过好每一天。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中国在梁庄》·杂感 六

2017-8-12 18:39:53 阅读7 评论0 122017/08 Aug12

文/雪儿

素材/网络

【摘抄】

村庄里的新房越来越多,一把把锁无一例外地生着锈。与此同时,人越来越少,晃动在小路、田间、屋檐下的只是一些衰弱的老人。整个村庄被房前屋后的荒草、废墟所统治,显示着它内在的荒凉、颓败与疲惫。就内部结构而言,村庄不再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或者,它的生命,如果它曾经有过的话,也已经到了老年,正在逐渐失去生命力与活力。

【杂记】

这种现象,在现在的农村是普遍的,我的家乡也不无例外。

最近一次回家乡是在09年,奶奶去世了,我们送奶奶回老家入土为安。安葬奶奶的事情完毕后,二叔带我们回老房去看看。当时是10月份,正是村里农忙的时候。进村的时候是上午9点多,一路从村东驱车到村西,明显的,东面的新房盖起了很多,还有几家小型的农产品加工厂,道路也是新修的水泥路面,街上人很少,偶尔房屋转角的平台上有些老人在晒着太阳。越往西走,除了感觉破败之外,没有什么变化,我几乎记得老屋跟前每一户邻居的住所和他们的样子。以往宽敞平整的路面,也似乎变得狭窄不平起来。也许是农忙吧,街上的人很少,就连拉庄稼的车辆也很少,老屋前面的场面上一堆堆的收获的庄稼垛静静地立着,偶尔可以看到碾场的人们在忙碌,悄然寂静。

记得前些年奶奶还在村里住着的时候,每到国庆节,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会回奶奶家帮奶奶收秋。其实奶奶中的庄稼并不多,只是奶奶勤劳了一辈子,不愿跟着儿女们进城享福,一直住在老房子里,种些土豆之类的,每每回去收秋三两天便完事,众人聚在一起才是最终的目的。那时的村庄里是一派忙碌热闹的景象,田野里到处可以看

作者  | 2017-8-12 18:39:53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在梁庄》·杂感 五

2017-8-7 21:15:06 阅读18 评论0 72017/08 Aug7

文/雪儿

素材/网络

【摘抄】

河鸟在天空中盘旋,有时路边还有长长的沟渠,沟渠上下铺满青翠的小草和个各色小花,随沟渠的形状,高高低低,一直延伸到蓝天深处,清新柔美。村庄掩映在路边的树木,安静朴素,仿佛永恒……

【杂记】

我的家乡是美丽质朴的。像一位丰腴的母亲,敞开着温暖宽厚的胸怀,她的儿女们在她的呵护下,过着和暖而又满足的生活,平和友善。

我的村庄东西呈长条状,分为村东头和村西头,最东最西的距离大约有5里,南低北高,南面是开阔的平地,北面是一个高高的黄土崖,上面沿着地势,住着一溜儿人家。南北相距也有2里,高度差在村中间最大处约有15米,向东西两边匀速递减,最后汇在一处,流畅平顺。

家乡的夏天是很美的。厚厚的黄土层和富足的雨水,使得家乡的村庄像一块绿宝石。北面高高的崖头上,长长的竹机(一种植物,叶子细长,披散如秀发,秋季会长出长长的芦苇状,可以扎扫帚)和高高的白杨呼应着,给土崖镶上了一个青翠的绿沿子,随着地势的变化,就像一个弧形的帽檐;南边的田野上庄稼长得最是茂盛,放眼望去,蓝紫色的胡麻花,金黄色的黄芥花和淡淡的浅粉色、浅紫色或是白色的土豆花,深深浅浅,高高低低地点缀在绿色的原野上,高高的白杨树,一排排整齐的列在田地的阡陌之间,错落有致。最美的去处,在村最西头。那里是北面高崖与南面平地的交界处,慢慢过渡形成一个环形地带,在那个地方,有一处泉眼,幽幽流着一股清凉的泉水。或许这是因为有了这眼泉,这个地方的植被特别的茂盛。随着地形的起伏,茂盛的小草和一些无名的小花,高高低低一之延伸着,延伸

作者  | 2017-8-7 21:15:06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在梁庄》·杂感 四

2017-7-31 10:50:50 阅读20 评论0 312017/07 July31

文/雪儿

素材/网络

【摘抄】

我曾在这座桥上,看到世界上最美的月亮。那个黄昏,天色将暗,月亮已经升上天空,是一种奇异的淡黄色,如宣纸。中间一抹清淡的云,清雅,圆润,恰如青春的哀愁,有着难以诉说的细致。

【杂记】

喜欢作者这一段有关月亮的描述,以及作者在农村静静的夜里,昏黄的灯光下,从老父亲娓娓道来的故事中,体味父辈的生活,感受村庄独特的静谧,是一种多么享受的事情。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的月儿是充满思念的。小时和母亲离开家乡后,在我九岁那年初夏,由于一些原因,我回老家和奶奶呆了一段时间一直到快过年的时候。回去时,是父亲把我送到太原,晚上转车的时候,带我坐车的只有爸爸的好友即老乡王叔叔。当火车启动,爸爸的身影缓缓后退的时,我把头别向另一边,没有看父亲。透过对面的车窗,我看到月亮在缓缓跟着我前行。我的眼里蓄满了泪,月亮淡黄色的光晕,在我的眼里渐渐模糊。

第二天中午,我回到了奶奶家,读书暂时在村里的学校。

夜晚的时候,我就和奶奶坐在院子的石阶上听奶奶讲一些很古老的传说,或是奶奶那个年代经历的一些事情,夏天的夜空是很美的,深邃、高远而寥廓,星星稠密地眨着眼睛,银河,牛郎织女星清晰在目,月亮就像块奶酪,光晕温馨而细腻。每每这个时候,我的思绪就会漫无边际地飘远,飘到父母所在的地方,那个山清水秀有着一条小河的家,以及我的小伙伴们。或者躺在奶奶家的炕上,月光透过窗棂的缝隙,斑驳地洒在我的脸上,那时候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淡淡的银白色的光,像一只小手,拔撩着我的内心,那个时候是最

作者  | 2017-7-31 10:50:50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在梁庄》·杂感 三

2017-7-29 12:12:06 阅读23 评论0 292017/07 July29

文/雪儿

素材/网络

【摘抄】

掀开窗帘,在朦胧的月色和火车的疾驰中,原野急速地退去,又不断涌现,掩映在树木中的房屋沉默着,隐约可听见夜晚的呼吸。我不禁对我即将展开的故乡之旅充满向往。我的村庄,我的亲人,我的小河,还有小河中那可刻有我青春记号的大树……我想象他们也有如此壮丽的风景,能给人带来如此庄严的思考。

【杂记】

故乡于我而言,自始至终都是一些片段的记忆,我与故乡而言,从始到终都是过客。

在故乡生活,把所有的时间加在一起或许也就是十年,而且这十年里,有五年的时间是在懵懂不经事的时候过去的,记忆最深的就是从小学四年级下学期到初中毕业时这一段连续的记忆,而后,求学在外只有寒暑假回去,再而后工作嫁人,回去便是偶尔中的偶尔了。

我的故乡在晋西北,一个黄土高原上距县城只有四十里的地方。故乡的村落很大,基本上是东西长南北稍短的长条状。坐北朝南,背靠高而厚的黄土,南面平坦广阔,常住人口大约有2、3千人。

懵懂的幼儿期,父亲在外工作,我与母亲和奶奶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那些记忆大多已模糊,有时候会像梦一样出现在梦里,问及母亲,得到的印证是儿时有的一些经历,自己却在清醒的时候很难想起。大约在故乡住了不到三年,我就随着母亲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故乡,就成了父亲母亲言语中的一个影子,遥远而又亲近。

再以后与故乡有关的记忆,便是坐着绿皮火车回故乡了。那时大约一年回去一次,而且是在冬季,要走两个晚上,一个白天的时间,中途要换两次此车:一次,在太原,南同蒲换成北同蒲;一次,在阳方口

作者  | 2017-7-29 12:12:06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在梁庄》·杂感 二

2017-7-27 17:08:15 阅读24 评论0 272017/07 July27

文/雪儿

素材/网络

【摘抄】

那片土地,既是我的故乡,穰县梁庄,我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在离开的这十几年中,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它。它是我生命中最深沉而又最痛苦的情感。我无法补注视它、不关心它。尤其是,当它,以及千千万万个它,越来越被看作中国的病灶,越来越成为中国的悲哀时。

从什么时候起,乡村成了中国的累赘。成了改革、发展与现代化追求的负担?什么时候起,乡村成为底层、边缘、病症的代名词?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一想起那日渐荒凉、寂寞的山村,想起在城市边缘忙碌,在火车站奋力挤拼的无数农民工,就有悲怆欲哭的感觉?这一切,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又是如何发生的?它包含着历史的多少矛盾和错误?包含着多少生命的痛苦与呼喊?或许,这是每一个关心乡村的知识分子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杂记】

一连串的反问,像一记记闷槌敲击在心上。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渺小的人,不应该或是不会思考这么多的问题。但我被触动的最多的,或许是自己生命中与之相连的日渐荒凉、寂寞的山村,身边常看到的在城市里忙碌的、奋力打拼的农民工,以及那些羸弱的还不得不忙碌的孤寂老人,那些毕业了还没有一份安稳工作的大学生……不禁内心悲怆。这一切的感知,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如何发生的?我不知道。但于我内心的波动和震撼是巨大的。

不想再用华美的辞藻渲染文字中的风花雪月,也不想再为赋新词强说愁或歌颂美好。时间会让人成长,成长中所看到的,不再是浅表层的美丽浮华,深层次的思考,会让人冷静或是产生阵痛。而我又无法用文字表达内心的感受,压抑着内心,同样压抑着思想。

作者  | 2017-7-27 17:08:15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在梁庄》·杂感 一

2017-7-27 16:14:54 阅读25 评论2 272017/07 July27

文/雪儿

素材/网络

【摘抄】前言    从梁庄出发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怀疑。我怀疑这种虚构的生活,与现实、与大地、与生活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充满了羞耻之心,每天教书,高谈阔论,夜以继日地写出言不及义的文章,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在思维的最深处,总有个声音在提醒自己:这不是真正的生活,不是那种能够体现人的本质意义的生活。这一生活,与自己的心灵、与故乡、与那片土地、与最广阔的现实越来越远了。

【杂记】

最初写读书笔记,是为了完成学校布置的阅读任务。几次在书架前徘徊,几次打开笔记本,都定不下要读的书目。《百年孤独》、《傲慢与偏见》、《红与黑》这些名著曾经都是枕边的伙伴,今又拿起倍感生涩;余秋雨、周国平是自己前些年的珍爱,今日读着又似乎有些无味;更别说张爱玲、三毛等那些美文散记诗歌了,似乎都与自己的心境不符。信手捻起的《中国在梁庄》封面上的“不曾认识梁庄,就不曾认识乡村,不曾认识乡村,何以认识中国?”一行题字,令我心头一震或许我的内心渴求的就是这种有思考的文字。这么久困扰我的、自己走不出的“瓶颈”,便是一种思维的转变,思想的转变。——有思考的文章,或许会代替曾经一直喜欢的优美辞藻,理性思维与感性思维的交锋,这是我无从下笔的症结所在。

打开《前言》,以上摘抄的文字彻底入心了。作者文字中流露出的怀疑不正是我的困惑?作者所要看到的、写到的,不正是我内心压抑着未曾爆发的火山?或许他的文字会打通我混乱纠结的脉络,理通我千头万绪的思绪,成就一种涅槃。

我要读下去。

作者  | 2017-7-27 16:14:54 | 阅读(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树花开

2017-4-18 16:02:41 阅读52 评论0 182017/04 Apr18

文/雪儿

素材/网络

北国的春来了

花开   一树一树又一树

繁盛着鲜艳或是淡雅

依着小村人家

老屋石墙沧桑的面容映着绯红的霞

傍着水边的晚霞

清冽涓涓的水流荡漾着细细的落花

一树花开

一树花落

更迭着岁月不变的步伐

记忆里的遗忘在轻柔的风里

盛开一树繁花

作者  | 2017-4-18 16:02:41 | 阅读(5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